丧心病狂的冷CP爱好者
不写文只写字,字都很少写
最近又开始忙了,都是冷CP来找我说话嘛~
粮食系SD 三井苏
团兵
银魂土冲(青葱)
少盟双子
永远相信明天会更好

半夜改论文想上来写两笔

2016年10月和11月大概是我活到现在最悲惨的两个月。

考CPA,找工作,改论文,见男朋友家长,和爹妈斗智斗勇不回家。

每天都压力大到想要呕吐,这两个月掉的泪大概比之前一年加起来还多,我明明不是爱哭的人却天天觉得自己是多愁善感林妹妹。

好在老天爷还是疼我的,除了论文还差个尾巴没改完其他事都有了好结局。

谢谢男朋友,没有他的鼓励我大概已经死掉了。

接下来还要继续电信考试,公务员考试,银行考试,各种考试,论文答辩,租房子,搬家。

其实我现在已经有不错的工作了,挺好的外企,不过我还想看看其他的。

一年都没有摸专业和论文以外的书了,也没怎么追新番,lofter差不多也彻底荒了。

恋爱...

累累累累累累累累累累

真的累

早上8:30上班晚上10:00下班没有双休没有午休,全天除了吃饭就是在电脑上坑基坑基

累累累累

猝死率高原来不是开玩笑的

BOSS和老师居然连水都不喝厕所都不上

好在比起上课还是开心不少

吃的住的也非常好

回宾馆以后连LOL的心思都没了,电脑折腾一天肩膀疼,完全不想动鼠标

期待差补

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明年三月

我现在又在摸鱼,不想看报表嘛

干巴爹~~~~

算是个小回顾

研究生快毕业终于要面临入职了,这一年大概都会像快死翘翘一样忙。然而lo不会荒,我依然喜欢码字,有时间就回来涂涂
black应该是近两年里写的自己最满意的一篇了,再就是坑了的螳螂捕蝉,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东西没有表现出来。我放了很多想法,奈何表现力不够。
铁男是下水道里的老鼠,向往又理智的远离不同世界的三井,龙厌恶污秽却又无法从泥沼中抽身,他比铁男坦率,可以表达对三井的感情,喜欢和背叛。铁男比龙看得透,却没有龙洒脱。
铁男更理性,龙更感性,是一种心情的不同侧重。我一直是借着龙去表达铁男隐藏的,自己都不承认的那部分感情和冲动。而归根到底他们两是一类人,一种人,black,挣扎与否热情与否都清楚自己无法从淤...

欢迎来到箱根学园自行车竞技部

箱学中心,元三年中心,随便扯扯的小段子~~箱学四傻的日常



01


新开叼着能量棒,东堂在柜子前对着镜子整理发型,荒北喝着万年不变的百事,真波一脸傻笑,只有神明知道他在想什么,脑袋上的呆毛跳舞草一样一晃一晃。


“你们骑车的时候小弟弟怎么放?”新开开口问道,“撕拉”一声,动手拆开今天第五根能量棒。


太阳穴边的青筋又开始突突直跳,荒北强压怒火望向那个橘色脑壳的色情胖子。新开看着荒北无辜的眨巴眨巴下垂眼,蓝眼睛里满是纯粹的好奇心,他嘴里还叼着能量棒,让人想起后院叼着胡萝卜的兔吉。


一次无声而迅速的交锋,荒北输了。他没法开口,新开的语气实在过于正直,冒然吐槽反...

铁三/灌篮高手/BLACK/补白

我们生活在城市的地下,肮脏的下水道里。我们翻搅垃圾桶,有时以同类为食。漠视我们的人,会被尖牙刺进脚踝,剧痛下他们被迫正视我们,眼瞳里投射出恐慌畏惧,还有深入骨髓的厌恶。我们对此颇为享受,得逞般笑着跑开。我们的世界没有风,没有光,暗无天日。得以填补空虚的,唯有同族凄厉的叫声。


当时害怕限定思考方向所以删掉的题记,也是自己想法的开端。题记是铁男的第一人称,正文其实全是铁男视角,是铁男观察着三井,与其说我在写三井,不如说在写铁男,三井在改变,看三井的铁男也在一点点改变。而标题的black是铁男的自我认知,是铁男从与三井相处分别的过程中得出的答案。

这篇断断续续花了我将近小一个月的时间,不擅长...

【灌篮高手/铁三】BLACK(已完结)

    “一,二,三…….”

喉结滚动,一上一下摇晃齿间的卷烟,铁男百无聊赖数着天花板上的污迹。

撂在矮桌上的双脚沾满了灰尘,耷在靠背上的胳膊隆着鸡蛋大小的肌肉硬块,手指骨节粗长,把玩着打火机,脑袋后仰,长发像野马的尾巴扫过沙发背面。阴暗的房间,铁男挂在破沙发上,他是这唯一的装饰品,一张铺展开的兽皮,靠近都能闻见野兽的臭味。

“六,七…… ”

眯起眼睛努力分辨。不良大多吸烟,这里一年四季光线昏暗烟雾不散,不高的天顶早被熏得一片灰色,差异不过是色块的深浅,稍一走神便失了标准。

妈的,这群死小鬼。铁男吐了个烟圈,升腾的烟雾嵌进天顶,成为混...

【灌篮高手/藤三/洋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三章 TBC)

第三章:

“喂,勇士先生一贯都这样儿吗?”仙道嗤嗤笑着捅捅身边的三井。

“你别问我,我不知道。”三井抬头望着高处,一手牢牢按着脑袋,睫毛已经掉了假发不能再掉下去。三井能清晰看见洋平,他笑的一脸灿烂,原先洋平威胁三井不帮他写作业他就把三井四科不及格的考卷贴校门口时也是这副该死的样子。

会场里只有阿神照常吃吃喝喝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开口发话了。

“那么,湘北的主席人选是你吗?一年级的水户洋平?”

“......我以为学长您会直接把我轰下去呢。”

“翔阳一向开明包容,这么有胆识的后辈,怎么可能当众侮辱。”

“没错,他会背地里收拾你的!”仙道小声煽风点火。

“那小子居然叫别人学...

【灌篮高手/藤三/洋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二章 TBC)

第二章:

室外仍是黄昏初至,此处已是午夜狂欢。

整间大厅所有窗户都用黑幕悉数蒙住不透一丝光亮,天顶上则用荧光涂料绘满了彩色星辰。三井和洋平此时正处于整间厅室左侧的角落处,不高不低悬于天地之间,脚下之字形的楼梯曲折向下通往正式会场,各式店铺规律排开,到处都是人,笑声和灯笼,完全不似平日堆叠在图书馆里的高中生那般死寂的样子。

巨大的鱼缸,三井想,闪着星光的暗色天幕下,大串的灯笼被熙熙攘攘的鱼群搅动的摇摇晃晃。

“啊啦,看样子今天大王者不在。”

完全不似四处张望惊得嘴都合不上的三井,洋平只是趴在扶手上,似笑非笑紧盯着右前方。

三井顺着洋平的视线看过去,大厅对面正中位置有一节伸展出的很大面...

【灌篮高手/藤三/洋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序章第一章 TBC)

最初想法来自恶魔的伦理学和四叠半神话大戏,神奈川的篮球少年大乱斗,是基于SD基础构建但却和SD完全无关的故事。=W=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慢慢来。


序章:

每年4月都有大把新生踏着满地樱花步入高中校园,壮志满怀豪情万丈,好像穿过个不同的校门就能骤然长大似的。而残酷的事实一再证明,同窗分离的伤痛后便自觉醍醐灌顶参透人生大半不过是井底之蛙的可怜错觉,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国中时代,也在蛰伏短短1个月后换了张马甲卷土重来。才15岁就想摘掉幼稚的帽子?做梦去吧!

他们兴建社团,争权夺势,勾引学妹,旷课打架,拉帮结派,挑衅师长,兴风作浪。三年过去,哭着与学弟学妹告别,满脸鼻涕眼泪啰啰...

术业相通

残响夜连:

自勉

缄默症:

原po相当犀利。

如果对自己本身有一个较高定位的话就该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去努力,和是不是专业出生关系不大。虽然我曾经也一时愤怒说出过【我就是业余渣渣画不好怎样啊爱看不看咬我啊】这种话。

嗯我比较能理解那种意识到巨大差距感之后的无力,就像我也会羡慕艺术生因为长期的训练能够有一个较良好的功底,而自己却要走很多弯路费劲去追。意识到自己一身硬伤但又无法快速作出改善确实很愁,甚至很恨。又因为如此但还不想放弃,所以同样的我也确实讨厌那些没有努力就说自己也就这样了的人。因为那显得我特别蠢。……跑题了。

赞美好听但不可能听听就变牛...

1 / 3

© 全世界晚安 | Powered by LOFTER